Windows 11 无法更改文件默认打开方式修复

最近遇到个神奇的问题——升级 Windows 11 后,设置里修改 .jpg.png 等格式默认打开方式的选项变成了灰色不可用,无法更改默认的图片查看器,只能使用 Windows 默认的 Photos 应用。

然而,在另一台 Windows 11 电脑上,却没有这样的问题。比对注册表研究后,发现并非是 Windows 的 Bug,而是第三方图片查看器设置默认打开方式时在注册表里主动增加了限制(似乎是为了回避旧版系统的 Bug)。

继续阅读“Windows 11 无法更改文件默认打开方式修复”

为 Radeon RX Vega M 安装新版驱动

在 AMD 近些年风生水起后, 此前 Intel 和 AMD 合作推出的 i7-8809G 似乎就被双方忽略了。i7-8809G 融合了 Intel 的第 7 代 CPU 及 Radeon RX Vega M GPU,让电脑(NUC)在较小的体积下能够获得不错的性能。遗憾的是,推出仅 2 年后,AMD 就停止了 RX Vega M 的支持,驱动版本停留在了 20.2.2(2020 年 3 月)。

安装 20.2.2 以上版本的驱动会弹出“不受支持”
继续阅读“为 Radeon RX Vega M 安装新版驱动”

PS5 Vs. Xbox Series X 对比简评

在“装一台高性能电脑”的梦想渐行渐远后,我拿着原先的预算入手了 PS5 及 Xbox Series X。在媒体的评测中,他们是本世代最强,都支持 HDMI 2.1 4K 120Hz,也都比上一代更安静。但在实际上手体验一阵子后,感受到两者除各有特色外,也各有一些问题。

本世代最强 —— PS5 与 Xbox Series X
PS5 / Xbox Series X

每位玩家更关注的地方都不尽相同,因此本文会从尽可能多的角度,比较两款机器的各个方面。阅读本文时,可仅阅读自己关注的部分。

本文写于 2021 年 6 月,文中提及的情况在未来可能已发生变化。

2021 年 8 月:更新 Xbox PC 远程游玩、Xbox Series X 系统 UI 分辨率相关信息,以反映已在内测且即将加入的功能。

2021 年 9 月: PS5 已通过固件更新新增 NVMe 硬盘扩容支持。

继续阅读“PS5 Vs. Xbox Series X 对比简评”

Project SEKAI 游戏分析

惊闻初音出了新手游,熟练地打开 Play 下载、运行,游戏也熟练地用流畅的动画弹出「通信エラーが発生しました」。嗯,毕竟是喜爱滥用 SafetyNet 的日系软件。

上滑返回,将游戏加入 MagiskHide 列表中。清除数据,打开游戏,接着——「通信エラーが発生しました」。嗯?怎么回事?再次返回确认设置、清理数据,错误依旧。渐渐地回忆起被 Disney+ Widevine L1 支配的恐惧,莫非这游戏也强制了 SafetyNet Hardware-backed Key Attestation?

继续阅读“Project SEKAI 游戏分析”

首届 Bilibili 安全挑战赛吐槽

朋友发来一个 Bilibili CTF 的链接,点进去看了下。开赛已经几小时,进入比赛的按钮指向的是一个 10. 开头的内网IP地址。试着把这个IP换成当前页面的地址,成功进入了题目页面。又过了一阵子,这个进入比赛的链接终于被改成正确的地址了——我想,这应该只是个小失误吧。作为国内最大(去二次元化)二次元视频网站的哔哩哔哩,其举办的安全竞赛不说专业,但应该也会挺有意思的吧。

前去(B站内网)解题

确实挺有意思的,不过有意思的并不是题目本身。

继续阅读“首届 Bilibili 安全挑战赛吐槽”

在 Chrome 78 启用 overlay-scrollbars

2021-6-24 Chrome 91 中已重新加回 overlay-scrollbars。chrome://flags/#overlay-scrollbars

Chrome 的 Overlay Scrollbars(重叠式滚动条)我已用了好几年了。小小的透明灰条替代了原本占据一定宽度的粗滚动条,让视野干净不少,也消除了同一网站下网页切换时滚动条出现/消失时带来的页面抖动。

然而在 Chrome 78 中,这个滚动条的开关在 chrome://flags 页面消失了。之前若是已启用 Overlay Scrollbars,仍可以继续使用该特性。但如果碰上浏览器重装或是新装,就找不到这个功能的开关了。

继续阅读“在 Chrome 78 启用 overlay-scrollbars”

Hackergame 2019(中科大信安赛)write up

过去一年并没有怎么打 CTF,不少比赛难度对我而言偏高,自己也没有特别拿手的题型。不过去年参加的 Hackergame 2018 倒是玩得很开心,题目设计较有趣,难易度分布也较均匀。同时,由于赛程安排较长,在比赛的过程中能够有时间学习、消化新知识。

今年的 Hackergame 算法题与数学题稍多,有些题目最后还是网上找到别人写好的算法来求解,更像是搜索能力竞赛(其实是我太菜了)。既然比赛难度循序渐进,本 write up 也会包含进几道简单却有趣的题目,难度由简单到中等循序渐进。至于为什么不整理较难的题…(原因刚才说过了

继续阅读“Hackergame 2019(中科大信安赛)write up”

记一次 Unity IL2CPP 游戏逆向

本文由 Coxxs 原创,转载须注明原文链接:https://dev.moe/1282

Instant Apps 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闲着没事就点开了个愤怒的小鸟出品的 Dream Blast 试玩,玩了几分钟觉着有意思,就下了 70MB 的完整版游戏。于是乎,几个小时就玩没了…

手游嘛,开头吸引人,后期总是氪氪氪。虽然我支持正版,但内购却并不讨喜。这游戏又有内购联网验证。思前想后,不如直接改存档吧。几经尝试,找到了位于 sdcard/Android/data/com.ro**o.dream/files/users/[userid]/prefs.json 的游戏存档文件。打开一看,好好的一个 .json 文件,怎么里面全是乱码呢。好吧,找加密算法去吧。

继续阅读“记一次 Unity IL2CPP 游戏逆向”

Ice Cream

凌晨,躺在床上迟迟无法入眠。也许是因为前些日子重温空轨熬了些许夜,此时的我还未充满倦意。但逼迫着我保持清醒的,则是心中难以散去的悲伤与愤怒。20小时前发生在京都动画的事件与各种思绪萦绕在脑海,打消了一切任何试图使自己入睡的理性的尝试。

好吧,我知道熬夜很不好,毕竟我已为熬夜付出了太多的代价。但这一次,我还是想写点啥,将心中的思绪整理与数字化。

继续阅读“Ice Cream”